<optgroup id="imsig"><small id="imsig"></small></optgroup>
<center id="imsig"></center>
<menu id="imsig"><acronym id="imsig"></acronym></menu>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samp id="imsig"></samp>
<center id="imsig"></center>

90后職業公益人用愛清塵

2018-10-26 09:52 中國青年報 桂杰

陳中和在河南三門峽盧氏縣雙槐樹鄉走訪,在看塵肺病人的CT。

  河南省洛陽市欒川縣三川鎮塵肺病人康復中心正式掛牌那一天,三川鎮的許多塵肺病人到場祝賀。陳中和站在一個并不靠前也并不起眼的位置,微笑著。

  三川鎮建立的塵肺病人康復中心是大愛清塵在全國第二個、河南省第一個正式運營的康復中心,目前有制氧機、動感單車、心電圖機、聽診器、電腦、投影儀、排痰儀、霧化器、肺功能訓練儀器等設備,基本滿足運轉需求。三川鎮衛生院還派出兩位醫護人員維護管理并指導當地塵肺病人開展康復訓練。

  “康復中心的建立首先要歸功于陳中和。”大愛清塵基金創始人王克勤說:“陳中和雖然是90后,但身上有一種韌勁。需要他的時候如同沖鋒的戰士一樣跑在前面,平時默默無聞做著很多辛苦的工作,從來沒有對自己的付出討價還價過。”

  在很多人眼中,作為大愛清塵救援中心主任,陳中和有一點“少年老成”。瘦瘦的他看上去像個大學生,但做事堅定而執著,三川鎮塵肺病人康復中心就是他在當地努力的成果。

  成立之前,陳中和通過當地的大愛清塵志愿者,已在全縣走訪了328名貧困患者,為16名患者申請到制氧機,通過醫療救助審批的73名,已住院救助的34名,為21名患者子女提供助學幫扶。

  三川鎮貧困戶的男人中,約40%患有塵肺病。當地有鉬礦,他們大多去那里打工,還有的去靈寶的金礦打工,但在工作中缺乏保護措施。

  陳中和說:“當地塵肺病人意識很差,有些人并不知道自己的塵肺病是怎么回事,甚至叼著煙卷就來康復中心了。我趕緊要求對方熄滅。”

  籌建康復中心,陳中和可以說是孤軍奮戰,單打獨斗。他先是住在鎮衛生院,辦公室放一張床,住宿加辦公。衛生院的太陽能熱水器壞了,只能洗冷水澡。后來,他搬到鎮上的敬老院居住,又覺得吃不慣。敬老院都是老人,面煮得很軟很爛,一周內幾乎沒有見過肉。

  陳中和一個人既要聯系當地有關部門、爭取各種支持,又要聯系購置康復中心器材物品,還要解決生活問題。

  陳中和今年25歲,細看頭上已有白發。“太操心了。有時候也會覺得自己扛不住,想要逃離,不過現在還能堅持”。

  陳中和說,大愛清塵工作經費有限,人手也有限,多一個人就多出很多差旅費用,因此長期精打細算過日子,但是基金會將在兩年內投入200萬元,對該縣塵肺患者分批分次開展醫療、助學等綜合救助。

  在欒川縣,陳中和的工作得到很多當地志愿者的幫助。其中一個志愿者是河南省欒川縣民政局紀檢組組長常紅康。他利用下班后的業余時間,兩個月走訪了300多個塵肺病人,了解他們的生活和家庭情況,并進行資料匯總。當地塵肺病人都認識這位平易近人的紅康大哥。“我們的好多工作也得益于紅康大哥的幫助,他是人民公仆,更是一位了不起的志愿者,也是我學習的榜樣”。

  其實,陳中和在大愛清塵也是以一名志愿者身份開始的。2012年,陳中和考入黃岡師范學院新聞與傳播學院。2013年,他通過微博與王克勤取得聯系,征得同意,在學校正式成立了大愛清塵社團。

  塵肺病患者龔銀普讓陳中和第一次深深感受到患塵肺病的農民工被拋棄、被忽視的悲慘命運。

  龔銀普住在湖北省黃岡市浠水縣下面的一個村子里,陳中和與社團小伙伴們先坐大巴車,然后坐小面包車,再換乘摩的才到那個村,路程要六七個小時。龔銀普當時40歲出頭,塵肺病三期,病情很嚴重,扶著墻出來接志愿者們,整個人特別瘦。他之前住的老房子已經塌了,借住在弟弟家另外搭建的一個小房子里,弟弟一家在外打工。龔銀普平時獨居,臥病在床,只有一個鄰居經常來給他送飯。若是鄰居有事沒來,龔銀普這頓就只能餓肚子,因為他已經喪失了勞動能力,連飯也做不了,衣服也沒人給洗。

  為幫助龔銀普,陳中和為他向大愛清塵申請了制氧機和醫療救助。他還組織黃岡團隊的志愿者一起在校園里收廢舊瓶子賣錢,“當時我們一間宿舍一間宿舍地跑,用了大半天時間,總共收集了7000多個塑料瓶,把賣廢品的535元全部捐給龔銀普。”

  這也是龔銀普第一次感受到一個人對于生命的尊重和熱愛。志愿者們叫他龔叔叔,他開心極了。

  2015年秋天,王克勤在鄭州大學新校區舉辦主題為“用生命溫暖生命”的公益講座。他得知陳中和與同學們為了聽講座從湖北黃岡坐了8個小時的硬座趕來,當天還要再坐一夜的硬座趕回去,非常感動。“這些孩子的精神難能可貴,給了我很多鼓舞”。

  在鄭州大學,王克勤邀請已經大四的陳中和到北京大愛清塵總部實習。

  2015年11月11日,陳中和來到北京大愛清塵總部。到崗后,他發現,工作要求自己必須能夠馬上獨當一面。很快,他就熟悉了大愛清塵的各項工作,尤其是救援工作,并開始負責具體的工作。

  陳中和來到大愛清塵基金會,還干了一件大事,就是參與建立第一個塵肺病農民工數據庫。

  當時部分志愿者認為基金會的精力應該用在救治上,但王克勤認為,檔案作為政策分析的基礎材料,有信息量,可以進行政策調研和分析,為國家提交有益的建議,促使國家層面出臺政策,從根本上解決塵肺病問題。

  各地志愿者的工作時間不固定,核對數據的溝通成本很高,那段時間每天工作12個小時。而這項工作只有包括王克勤、陳中和在內的3個人在具體做。3個月的付出,一個有2.5萬人資料的塵肺病人數據庫正式建立。目前,數據庫的人數和信息還在不斷完善。

  目前,在國內塵肺病人的康復訓練還處于起步階段,健康教育和心理輔導也非常缺失。

  陳中和說:“康復中心成立后,塵肺病人們都想來,我們每天通知一些病人過來進行咨詢檢查,一次只能容納30人。這些人工作的時候基本上不戴口罩,沒有防護意識。”

  這些得塵肺病的農民工,40多歲占比最大,上有老下有小,生活十分艱難。很多人得了塵肺病,就在鄉村診所亂用激素,服用抗生素,或者吃一些民間偏方,但都沒有實際效果。

  “許多塵肺病人認為吃藥就能好,卻根本不注重肺功能的康復,我們要扭轉這樣的思維”,陳中和認為眼下當務之急是建立康復中心。

  王克勤眼中,陳中和是一位從學生成長為專職公益人的難得人才。

  在新學期開學的那幾天,陳中和沒有睡好。他說,99公益日活動,有好幾千個項目同時上線,大愛清塵推出的是“塵肺家庭孩子想上學——每1000元,就可避免1名塵肺二代再走上塵肺之路”。這個活動已經得到網友24032人次的支持,獲得捐款800548.42元。

  “我們的同事,有很多來了沒有多長時間就走了,還有的,走了又回歸了,干公益很辛苦,但國家需要,人民也需要,這種付出值得。”陳中和說,“職業公益人需要一個心理準備,那就是長久奉獻,默默無聞,不求回報。”

責編:劉錚
分享:

推薦閱讀

黑龙江快乐十分直播
<optgroup id="imsig"><small id="imsig"></small></optgroup>
<center id="imsig"></center>
<menu id="imsig"><acronym id="imsig"></acronym></menu>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samp id="imsig"></samp>
<center id="imsig"></center>
<optgroup id="imsig"><small id="imsig"></small></optgroup>
<center id="imsig"></center>
<menu id="imsig"><acronym id="imsig"></acronym></menu>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samp id="imsig"></samp>
<center id="imsig"></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