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msig"><small id="imsig"></small></optgroup>
<center id="imsig"></center>
<menu id="imsig"><acronym id="imsig"></acronym></menu>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samp id="imsig"></samp>
<center id="imsig"></center>

他們不完美,但他們很可愛

2018-10-23 13:59 光明網 凱嘉

  藍天白云,一群少年在綠茵場上揮汗如雨;幾個小女孩手挽著手從教學樓前走過,略帶羞澀地笑著;主席臺上,兩個調皮的男孩兒上躥下跳追逐打鬧……眼前的一切看起來再正常不過,你一定不會想到,這里是拉薩市特殊教育學校,這里的孩子們或多或少都有著某種缺陷。

  站在操場上,孩子們很快聚攏過來,一個約莫十歲的小男生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的手機,試探性地把玩著,我問他:你叫什么名字?他不回答,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時指著某個畫面發出嗚嗚的含糊不清的聲音,我終于意識到,眼前的這個小男孩是個聾啞人。而像他這樣的聾啞人在這所學校里大概占80%。

  1999年10月,拉薩市第七中學7名年輕的教師開始籌建特殊學校,沒有辦學經驗,沒有教學地點,沒有經費,學校最初的規模只是從拉薩七中借來的一間教室。當時人們對特殊教育的概念知之甚少,孩子有殘疾,父母干脆就不讓他們上學。為了招收學生,7位老師騎著自行車,走街竄巷做宣傳,最終只說服了3個聽力障礙的兒童,這是特殊教育學校的第一批學生,聶小涵就是其中之一,入學時只有8歲。2000年12月1日,學校正式掛牌成立。在小涵的記憶里,最初學校只有像他一樣的聽障兒童,后來逐漸有了視障兒童、智障兒童。

  學校的教學分1-9年級與職教部兩大塊,“除了完成9年義務教育之外,更需要教孩子們學習一技之長,殘而不廢,幫他們找到出路,這是我們辦學的重要使命。”校長如是說。從事數學教學十余年的旦增扎巴老師也深表認同,他見證了太多孩子畢業后因缺乏一技之長只能做酒店服務員或保安等缺乏技術含量的工作,還經常被歧視。看著自己辛辛苦苦培養大的學生被社會邊緣化,他覺得很心酸。9年制畢業后,通常成績突出的學生有機會考入內地繼續深造,而成績平平的學生則會著重學習一門手藝以便不被社會淘汰,如唐卡、縫紉、軟陶等,學校因此專門開設了職教部,設有縫紉、軟陶、彩繪、藏毯編織、唐卡、盲人按摩等專業課程。

  作為有幸進入內地深造的少數群體之一,小涵也曾短暫地喜悅過,但又迅速被新來的煩惱取代。在特殊學校,他接受的是空間、制度及情感上相對封閉隔離的教育,學校像個大家庭,人人平等,老師像爸爸媽媽一樣愛護他們,為他們屏蔽掉了社會上所有殘酷的一面。某種程度上,學生的心理、語言、思維、社交發展也受到限制,走出學校,小涵才發現,社會遠比他想象得更復雜,并不是所有人都對特殊群體充滿善意。他記得大學時有個人說要和他做朋友,他很開心,后來才發現那個人只是想慫恿他去偷東西,他有種被侮辱的感覺,又難過又憤怒,但沒別的辦法,只好憋著一股勁兒,把自己的專業學到最好,以此贏得周圍人的尊重和認可。

  缺陷并不代表無能,關鍵是如何開發孩子們的潛能,讓孩子們找到自信和尊嚴。事實上,除了知識學習,特殊兒童普遍都有著很高的藝術天分。這也是2018年愛心西藏行重點幫扶的項目——持續深度關注特殊兒童的夢想與成長。

  8月20日,I Do基金會與上海真愛夢想基金會一起走進拉薩市特殊教育學校,為這里的特殊兒童捐助夢想中心,提供素養教育課程和教師培訓;捐助足球加油包,實施校園足球夢想計劃。捐助現場,嘉賓蒙著眼與智力障礙兒童共同作畫,一起繪出心中的色彩;與聽障兒童唱歌跳舞,用心感受他們的內心世界;與盲童踢足球,一起在高原上放飛夢想。

  如今身為老師的小涵說,孩子們非常歡迎愛心西藏行團隊的到來,因為大家都是帶著愛和幫助來看他們的。身為一名聽障人士,小涵也迫切希望為和他一樣有著先天性殘疾的孩子們做些什么,大學畢業后很快便回到母校,從事美術和體育教育。他認為特殊群體的孩子們最需要被認可被肯定,不要有歧視,因為他們和我們一樣,只是溝通不暢,僅此而已。有了自己的親身經歷,平時教學中,小涵會著重培養孩子們與外界溝通的能力及安全意識,因為孩子們終究要走出這個烏托邦,他會盡量制造機會讓他們外出看世界,開闊思維,好提前融入社會。

  身體、地域、宗教,任何一種偏見都可能扼殺一個孩子的夢。這個世界會好嗎?

  會的!

  因為有校長這樣致力于殘障事業的教育工作者,他笑著回憶起孩子們摸著他的大肚子開玩笑的情形說,我很感激能在退休之前來到這里,能遇到這樣一群內心純粹的小天使,他們教會了我很多。

  因為有旦增扎巴這樣有著教育理想的老師在,囿于思維習慣,西藏小孩普遍數學較差,他一直希望能憑己之力改變這種現狀。在特殊學校,他能最大限度地發揮自己的才能,讓孩子們更有趣地學數學。不用轉經,他說在這里工作本身就是在做善事。

  因為有小涵老師這樣成長于斯又回饋于斯的特殊人群,他一直有個理想——辦一場屬于自己的畫展,不僅僅是為了讓自己的作品被更多人看到,更重要的是為了感染他的學生,讓他們看到希望所在。

  因為有I Do基金會這樣的公益組織在,十年如一日,長期、持續、全方位守護兒童夢想,從藝術、科學、文學、心理等層面,幫助孩子們心靈成長。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I Do基金會的身影。

  他們是上帝親吻過的孩子,他們不比別人差,希望有一天,他們不再“特殊”,大家公平競爭,看誰勝誰負。

責編:劉錚
分享:

推薦閱讀

黑龙江快乐十分直播
<optgroup id="imsig"><small id="imsig"></small></optgroup>
<center id="imsig"></center>
<menu id="imsig"><acronym id="imsig"></acronym></menu>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samp id="imsig"></samp>
<center id="imsig"></center>
<optgroup id="imsig"><small id="imsig"></small></optgroup>
<center id="imsig"></center>
<menu id="imsig"><acronym id="imsig"></acronym></menu>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samp id="imsig"></samp>
<center id="imsig"></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