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msig"><small id="imsig"></small></optgroup>
<center id="imsig"></center>
<menu id="imsig"><acronym id="imsig"></acronym></menu>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samp id="imsig"></samp>
<center id="imsig"></center>

留守兒童的“童伴媽媽”:讓孩子在悲傷中學會愛

2018-04-02 14:03 央視

  沒有父母陪伴長大的孩子,會有怎樣的心理訴求?

  “在我的世界里他們都是灰色的。”

  “我要的只是一家人吃一頓團圓飯而已……”

  “只是一頓 真的那么難嗎?”

  令人揪心的回答,卻是來自這群天真可愛的孩子們——

  根據2016年11月民政部發布的農村留守兒童摸底數據顯示:目前我國不滿16周歲的農村留守兒童有902萬人。

  隨著孩子們慢慢長大,他們將會面臨教育、健康和成長的問題……

  從2015年底,中國扶貧基金會開始調研,試圖尋找一種方法來幫助那些邊遠山村沒有父母陪伴的留守兒童。在得知北師大中國公益研究院有一個兒童福利的項目后,中國扶貧基金會決定和北師大中國公益研究院合作,在四川和貴州各選擇100個村來做“童伴計劃”項目。

  “童伴計劃”項目要求每個村聘請一個童伴媽媽,為全村兒童的福利、安全、健康提供服務。童伴媽媽必須是本村的村民,因為她們熟悉村里的情況,便于和孩子、家長溝通。每一個童伴媽媽都要通過專業的培訓才能上崗。

  家住三都水族自治縣豐樂村的困境兒童韋盛利患有地中海貧血,由于家里貧困,拿不出錢去治病。當記者向她詢問:“知道要治好這個病,是得花不少錢的嗎?”

  韋盛利回答道:“我知道這個病能治好,只是可能要花很多的錢,可是我怕我家里負擔不了這個錢,而且現在我覺得身體比以前好了,可能這個病突然間就好了,可以不用去治。”她祈盼著自己的病,有一天不藥而愈。

  韋盛利的父親生病去世,母親改嫁,現在她和妹妹、奶奶三人一起生活,祖孫三人每月靠國家發放的985元低保費生活。如果韋盛利要去看病,一次換血就需要花2000多塊錢,對這個沒有任何經濟來源的貧困家庭來說,這筆支出無法承受。

  本村的童伴媽媽肖玉了解到韋盛利家的情況后,準備幫助她申請大病救助。她說:“她們反正是低保戶,低保戶可以報,大病民政可以醫療救助。” 救助留守兒童、困境兒童時,童伴媽媽起到了向上遞送信息,鏈接資源解決問題的作用。

  “童伴計劃”項目以童伴媽媽為核心,一個村除了有一個童伴媽媽之外,還要建一個童伴之家,童伴之家由童伴媽媽來管理,孩子們周末或放假時可以來童伴之家看書學習,開展活動。

  童伴媽媽吳紅梅為了了解孩子們的心里真正的需求,在童伴之家安排了一次畫畫比賽,畫的主題是“畫出心里話”,出乎吳紅梅意料的是,孩子們畫的畫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每一個都沒有離開爸爸媽媽。

  

  其中一個小孩楊勝會畫的團圓飯,里面的家人均沒有涂上顏色。

  在楊勝會看來,家人在她的世界里,都是灰色的。但是年幼的她,又特別渴望與家人吃一頓團圓飯,哪怕僅此一頓。“從小到大我沒有一次和家人吃團圓飯,我要的只是一家人吃一頓團圓飯而已,只是一頓,真的那么難嗎?多陪陪我好嗎,時光很短,我怕我還沒有和你們吃團圓飯,你們便離開了我,我是你們的女兒,最大的愿望,求求你們了。”

  這種渴望與父母團聚的心愿,在這群孩子中并不少見。一家人一起吃一頓團圓飯;有母親陪伴成長,這對一般家庭的孩子來說并不是難以實現的事情,但對于留守兒童來說卻是一種奢望。

  而對于另一位童伴媽媽王玉而言,深有體會。早年間出外打工的她,每次難得回到老家,面對年幼的兒子十分內疚,而兒子也把她當做陌生人來看待,這讓她痛心。最終,她決定回到老家陪伴兒子。

  與此同時,后來王玉發現村里有許多留守兒童沒有上幼兒園,爺爺奶奶干農活時,孩子們四處亂跑,很不安全,她就和丈夫開了一間幼兒園。如今,她更是成為了村子里眾多留守兒童的“媽媽”。

  由于兒子幼小時缺失母愛,長大后性格內向。所以她在做童伴媽媽以后,特別用心地去關注缺失母愛的留守兒童。

  留守兒童小希經常向她吐露對親生母親的怨恨,而王玉總會這樣說:“你媽媽是有錯的,但是你不應該恨她,她生你養你給予你生命,這是最大的恩情。”久而久之,童伴媽媽王玉讓小希在悲傷中學會愛、學會原諒。

  小希:我和王媽媽說是有年齡、長輩之間的關系,但是我們的關系更像是親密的朋友,就用我們現在的語言就是閨密,不管什么事情我們都愿意為對方講,都愿意對對方說。

  留守兒童,困境兒童,一切需要幫助的兒童都是童伴媽媽必須要去探訪的對象,有了童伴媽媽幫助和陪伴的孩子們將會有怎樣的改變呢?

  11歲的留守兒童王雨桐,父母在外打工,奶奶一人帶著王雨桐三姐妹和她叔叔的一個孩子。長期沒有父母陪伴的王雨桐性格孤僻,她曾給童伴媽媽吳紅梅寫過一封信,表達對童伴媽媽的愛。

  而童伴媽媽吳紅梅發現王雨桐不善表達,性格內向,在童伴之家的親情聊天室,吳紅梅特意讓王雨桐與父母聊天、溝通。

   在聊天室里,王雨桐鼓起勇氣:“媽媽我想你。”媽媽回應說:“你說什么?”而王雨桐鼓起了更大的勇氣:“我說我想你!”媽媽溫暖地回應:“我更想你,我跟你講,我巴不得馬上回來,天天都跟你們三姊妹一起。”

  童伴媽媽的關愛與鼓勵讓王雨桐終于釋放出對父母的思念,吳紅梅說王雨桐來童伴之家以后性格發生了很大的改變。不僅雨桐,小希也表示,她有了很大的改變。

  小希:以前我很少笑,然后很少和別人一起玩,現在我經常和同學,不是本班的我都會和他們一起玩,性格開朗了起來。

  記者:以前有點內向是吧?

  小希:對,就是什么事都愿意藏在心里,就覺得我不相信你之類的。而現在王媽媽來了之后,我都會愿意跟她講,因為我是真真正正地相信她了。

  記者:因為你覺得她改變了你的性格是吧?

  小希:嗯。我不會因為我沒有媽媽了,然后我就會低人一等,都是人都是從娘胎里出來的,為什么我就要低人一等呢?跟他們一樣唄!

  “童伴計劃”項目目前在貴州省10個縣的100個村試行了一年多時間,試點村的童伴媽媽得到了孩子們的喜愛和家長的認可,2018年貴州省將把“童伴計劃”項目擴展到更多的山村。

  “童伴計劃”項目已經覆蓋了四川、貴州20個縣的203個村,目前項目區已經有近10萬名兒童受益。

  2018年1月16日,“童伴計劃”項目啟動云南和江西項目區。

責編:吳全燕
分享:

推薦閱讀

黑龙江快乐十分直播
<optgroup id="imsig"><small id="imsig"></small></optgroup>
<center id="imsig"></center>
<menu id="imsig"><acronym id="imsig"></acronym></menu>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samp id="imsig"></samp>
<center id="imsig"></center>
<optgroup id="imsig"><small id="imsig"></small></optgroup>
<center id="imsig"></center>
<menu id="imsig"><acronym id="imsig"></acronym></menu>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samp id="imsig"></samp>
<center id="imsig"></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