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msig"><small id="imsig"></small></optgroup>
<center id="imsig"></center>
<menu id="imsig"><acronym id="imsig"></acronym></menu>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samp id="imsig"></samp>
<center id="imsig"></center>

“大地媽媽”易解放15年荒漠植樹500萬棵

2018-03-19 15:48 慈訊網

編者按:

  她是失獨母親,為了完成愛子遺愿,15年帶領千萬志愿者義務植樹500萬棵,將27000畝沙漠變成綠洲。因此,她成功當選鳳凰網行動者聯盟2017公益盛典“年度十大公益人物”。2018年植樹節來臨,鳳凰網公益、鳳凰新聞客戶端、鳳凰視頻特別策劃專題報道——“大地媽媽”易解放,講述她真摯感人的公益故事,并向所有致力于荒漠化防治的環保公益人致敬!

  采訪:馬明月

  文:曾虹

\

“大地媽媽”易解放

  易解放的人生曲折又傳奇。1949年出生于上海,她是新中國的同齡人。三十八歲那年,她孤身勇闖日本,經過一番奮斗,將全家遷往日本,過上順遂安逸的生活。年過半百,卻又因一場意外,毅然變賣所有家產,破釜沉舟地回國走上內蒙古沙地植樹造林的公益之路。

  到2017年,易解放成立的“綠色生命”公益組織已吸引了國內外千名志愿者參與植樹,植樹總量達500萬棵,在十五年的時間里,27000畝內蒙古荒漠變為綠洲。她也因此被人們親切地稱為“大地媽媽”。

  然而,在她親手栽下的每一棵樹苗下,都埋藏著她作為一位母親,細膩而深刻的愛與痛。她悉心呵護每一棵樹苗,如同對兒子一般關愛。從此,荒漠綠洲上回蕩著這位母親的聲聲呼喚——“睿哲。”

  2018年1月份,年近七十的易解放和老伴楊安泰專程從上海趕到北京,接受我們的專訪。

  初見到易解放,她穿著一件亮色毛外套,艷而不俗,臉上妝容精致,舉止優雅得體。她身上似乎有一股獨特的氣質與活力,既有歲月沉淀下的平和與穩重,又在舉手投足間煥發出年輕人一般的奕奕神采。

  令人看不出的是,這位上海老太太精致的外表下,卻蘊藏著巨大的能量和頑強的生命力。

\

易解放一家三口合影

  1

  易解放五十歲前的人生是成功美滿的。

  大學畢業后,易解放成為一名教師,結婚生子。1987年,她赴日留學,經過一番打拼,1990年進入一家日本名企工作。之后,她的先生楊安泰在日本開辦了診所,兒子楊睿哲也順利考上了日本六大名校之一的中央大學,就讀于會計專業。那幾年,易解放一家三口在日本過著平凡又幸福的生活。

  厄運在她51歲那年悄然降臨這個家庭。2000年5月22日,大學三年級的楊睿哲在上學途中不幸發生車禍,前途光明的年輕生命就此殞逝。愛子的逝世使易解放夫婦的生活也從幸福的云端跌入悲痛的深淵。

  將近一年半的時間,易解放都沉浸在喪子之痛的煎熬中,悲傷地消沉著。直到有一天,易解放在又一遍地追憶愛子時,猛然想起睿哲生前對她提到過的兩個心愿。

  一個心愿,是他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和專業知識,成為促進中日友好、改善中日經濟交流的有用之才。

  另一個愿望,是在他看到電視關于沙塵暴的報道后,提議父母在退休后可以到內蒙古去種些樹,治理沙塵暴。

  這些愿望體現了楊睿哲對祖國的深切關懷,但都不容易實現。特別是植樹的心愿,需要耗費大量的財力和人力,易解放最初聽到后雖然贊同,但因一時沒有可行的方案而束之高閣。如今偶然回想起睿哲的遺愿,易解放突然有了動力和方向——替兒子實現遺愿,將悲痛轉化為實際行動,以此悼念愛子。

  易解放的提議很快得到同樣悲痛的丈夫的支持。決心已定,夫妻二人便辭去工作、關閉診所,處理掉了在日本的所有財產,甚至搭上兒子的死亡賠償金,2003年初回到祖國,義無反顧地投身公益事業。

\

易解放、楊安泰與“學士睿哲希望小學”的孩子們

  回國之初,夫妻二人便著手完成愛子的第一個心愿。2003年,他們在湖南長沙以愛子的名義捐贈了“學士睿哲希望小學”,希望讓更多孩子有機會接受更好的教育,為祖國培養更多的未來棟梁之才。睿哲小學還與日本谷戶學校結成了姊妹學校。如今,象征中日友誼的櫻花每年都在校園中盛放。

  楊睿哲第二個心愿的實現則要漫長、艱難得多。

  2003年3月31日,易解放發起的“綠色生命”公益組織正式成立。第二天,易解放就飛到內蒙古開始實地考察,接著又開始聯系當地政府、招募志愿者——內蒙古科爾沁沙地的植樹造林工程在這位小老太太的手中就這樣一點一點拉開了大幕。

\
易解放荒漠植樹

  2

  易解放永遠也忘不了自己第一次踏上沙漠時的感受。

  2003年4月,易解放第一次來到內蒙古科爾沁沙地的塔敏查干沙漠,這個生長于大城市的女人被眼前沙地的浩瀚和荒蕪深深震撼了。

  塔敏查干沙漠位于我國京津地區沙塵暴主要源頭的荒漠帶上,素有“八百里瀚海”之稱,“塔敏查干”在蒙語里更有“魔鬼”和“地獄”之意。無垠的光禿禿的沙丘上,找不到一絲生命的痕跡。

  “雖然上山下鄉的時候我也去過農村,但農村的落后荒蕪或環境惡劣都不能和內蒙古沙漠相比。來到內蒙古,滿眼能望見的都是無邊無際的沙丘,杳無人跡,連鳥叫聲都聽不到。我心想,天啊,這是怎樣的一個地方!”

\

易解放被廣袤的沙漠所震撼,決心在內蒙古植樹造林

  廣袤無垠的大沙漠無聲地向到訪者示威,宣示著大自然不可撼動的莊嚴。面對這望不到頭的荒蕪之漠,易解放越發感到自己的渺小和無助,她不禁開始畏縮。想到兒子建議自己來內蒙古植樹,但種在哪?怎么種?樹苗能活下來嗎?她開始感到恐懼:自己變賣所有家產湊出來的資金會不會全被白白扔進沙漠中“打了沙漂”、得不到一丁點回音?

  就在易解放膽怯、猶豫之時,兒子的音容笑貌又浮現在了眼前。“我既然答應你要做這件事,我就一定要干出點人樣來;既然已經走出了這一步,我就不能打退堂鼓,也不能讓資金‘打沙漂’,我一定要把它做好。”

  就這樣,易解放決定豁出去,賭上這一把。

\

易解放(右)給小樹苗澆水

  2004年,易解放與庫倫旗政府簽定了援建一萬畝生態林的協議,計劃用十年時間,在一萬畝沙地上種植110萬棵樹。植樹資金由綠色生命組織提供,當地政府協同管理樹木成長,種下的樹20年內不準砍伐;20年之后,所有樹木無償捐贈給當地農牧民。

  沒有任何園林種植經驗、更沒有防沙抗風經驗的易解放只能求助于當地政府和林業技術人員。“綠色生命”第一次在塔敏查干沙漠植樹時,是由當地團委組織了三百名志愿者一起來完成的。幾百號人一起“戰天斗地”治理荒漠的宏大場面,給了易解放極大的觸動。

  那天晚上,結束了植樹工作后,易解放和當地內蒙古青年一起吃飯、唱歌跳舞。小伙子們對易解放說:易媽媽,我們會把睿哲的心愿當成自己弟弟的心愿那樣去努力實現。他們知道易解放喜歡聽蒙古長調,他們就常常唱起《夢中的額吉》和《母親額吉》。聽著這群與兒子一般年紀的小伙子們的歌聲,易解放總是潸然淚下。在內蒙,易解放忽然找到了家的親切感和歸屬感,似乎冥冥之中她就屬于這里:兒子睿哲離開了,但他為母親指明的路,卻使母親在更廣闊的世界里收獲了眾多兒女。

\

NPO綠色生命生態林

  3

  塔敏查干沙漠年均降水量不足200毫米,環境艱險惡劣,樹苗極難成活,要實現易解放的植樹造林計劃談何容易。

  四月里風沙正勁,她天天在沙漠里待著,請來當地林業專家,終于找到樹苗存活的辦法。每一批樹苗種下后,她就像照顧孩子一樣。“孩子生前沒有照顧好他,照顧小樹就像照顧自己的寶寶。”易解放每種下一棵樹,都會對著小樹說:“請一定要代替我兒子健康長大。”

\

易解放將每顆小樹都視作自己的孩子一樣

  說來也奇。易解放每次植樹時都會巧遇當地下雨或下雪,這對樹苗的生長極為有利。有個冬日上午,易解放推開窗發現滿地白雪,等到植樹的時候,雪已經滲入了地下,給予樹苗充分的滋潤,樹苗的成活率因此大大提高。十五年來,這樣的“好運氣”不斷伴隨著易解放,一塊基地、兩塊基地、三塊基地……易解放的心愿似乎得到了某種回應,在雨水和雪水的滋潤下,85%以上的小樹苗都在沙漠嚴酷的環境中存活了下來、茁壯成長,創造了當地的生態奇跡。易解放在當地人中也漸漸有了“下雨娘娘”的稱呼。

  “在這十五年里,每次我們植樹的時候都會下雨,我相信這不僅僅是巧合,更是兒子睿哲的在天之靈——他都在看著我們、幫助我們。”談到兒子,易解放的眼里又一次泛起淚光,聲音變得哽咽。

\

NPO綠色生命公益組織的志愿者們

  2017年,是易解放開始植樹造林工程的第十五個年頭。這一年里,“綠色生命”組織了34個志愿者團隊共計1148人參加了沙漠植樹活動,在磴口、多倫兩大基地共植樹128萬棵。至此為止,“綠色生命”已累計在三大基地植樹超過495萬棵。

  談起這些年的植樹成果,易解放最感激的還是來自世界各地、不辭辛勞、不求回報的志愿者。

  “綠色生命”沒有固定的人員組成,也沒有嚴密的人員管理。但每次活動,只要易解放一號召,就會有大批志愿者紛至沓來。這些志愿者來自大陸、臺灣、香港以及日本、美國等各地,所花費用從幾千到上萬元不等。但所有的志愿者都自愿出錢出力,沒有一個人提出過報銷路費的要求。

  2017年11月15日,“綠色生命”在上海舉辦十五周年感恩大會,不論十五年來貢獻大小都有獎項頒發,以表易解放的感恩之情。會議共有四千多名志愿者到場,場面十分壯觀。

  “這些志愿者平時做事很熱心、有干勁,但一到論功行賞,總是不爭不搶。他們是真正低調做公益的人,不要表彰,一心只想為中國的沙漠治理做一些貢獻,為我們的環境做一些貢獻,為子孫后代做一些貢獻。”易解放的聲音里驕傲又動情。“說真的,這是一個非常棒的公益團隊。”

  2018新年初始,已經有不少志愿者在詢問易解放:“2018年的春季植樹什么時候開始?我們該怎么報名?”

\

易解放和先生楊安泰為完成愛子遺愿,一起荒漠植樹15年

  4

  “綠色生命”的志愿者中有一群特殊的人——像易解放一樣的失獨父母。

  他們看到易解放的故事,紛紛慕名前來。在內蒙大荒漠上一相聚,這些承受著相似傷痛的父母們便抱頭痛哭起來。

  為了幫助大家緩解悲痛,易解放帶著他們種樹,向他們訴說自己植樹造林的心路歷程。“我會把小樹苗當做兒子,叫著兒子的名字,對它說你要乖乖的、好好地長大;等到小樹長高了,我會覺得孩子在那里成長了,那是他的生命在延續。”

  許多失獨者學著易解放,以植樹寄托哀思。易解放還讓他們把對孩子的思念寫成留言放在心愿瓶里,埋在庫倫旗的紀念碑下,準備十年后再來,看看這里的樹苗生長得如何了,看看自己的心境又有了怎樣的變化。

  易解放有時會想,如果沒有兒子的這場意外,自己的下半生會是怎樣的?

\

荒漠植物讓易解放的生命有了新生

  大概就像千千萬萬的普通父母一樣,努力工作賺錢、為家人創造更好的生活;看著兒子結婚、生子,退休后幫忙帶帶孩子,兩個老人一起旅游,甚至一起去跳廣場舞吧?

  而兒子的離世,或者說是“綠色生命”的公益事業完全改變了易解放夫妻的生命軌跡,甚至在兩人逐漸步入老年之時,窺探到了不同的人生意義。

  “從前,我出國打拼,都只是為了家庭、為了自己。但做了公益后我才發現,以前的自己太掉進錢眼里、太愛計算得失了。其實人生在世并不是只有金錢和自己的物質生活。錢的多少和個人的幸福與否、存在于這個社會的價值大小沒有關系,只有投身于個人生活和家庭生活之上的、對全社會更有意義的事情時,才能真正地實現人生價值,才能感到真正的欣慰和快樂。

  “很多志愿者也是通過參與我們植樹造林的公益活動,改變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和世界觀、價值觀,從心底里涌起為國家的沙漠治理做出貢獻的熱情,也更好地去塑造了他們的家庭和下一代。

  “我記得白巖松說過,做公益最大的受益者其實是自我,通過幫助天下而讓自己走進天下;做公益不是一種單純的行動,它更是一種自我的需求。淺薄但坦白地說,如果我們沒有自我需求,如果在做公益中沒有得到自我安慰、自我滿足或自我價值認可的話,我們做公益其實是很難堅持下去的。”

  5

\

易解放帶來志愿者一起在沙漠里植樹

  現在,年屆七十的易解放每年仍有大半年的時間待在內蒙古沙漠里和青年志愿者一起植樹,剩下的時間則奔波在全國各地做演講和報告,隨著“綠色生命”的活動越做越大,易解放的感到自己的壓力和擔子也越來越重,她常常忙碌到半夜,幾乎沒有時間停下歇息。

  老伴楊安泰心疼她的身體,易解放卻說,這種充實忙碌的生活最令自己感到寬慰。易解放說,現在的自己不僅不癡呆,還身體健康、精神昂揚充沛、心情愉快,自己仿佛比從前活得更加年輕了。“能夠不虛度光陰地活著,是我最大的自豪。”

  易解放也想用自己的充實生活和精神面貌,身體力行地告訴那些迷失了生活方向的失獨父母:即使失去了孩子,還是應該健康、快樂、充實地活下去。“沒有人希望永遠沉浸在痛苦里,我希望能以自己的經歷幫他們找到人生的出口,帶著他們一起振作起來、重拾生活的動力。”

\

易解放荒漠植樹15年,用愛筑起了沙漠里的綠洲

  隨著“綠色生命”內蒙古植樹造林項目的不斷推進,易解放十多年來努力和堅守的成果也逐漸顯現。“植樹500萬棵”、“成活率超過85%”、“27000畝荒漠變綠洲”……單調的數據之外,更多的是現實環境問題的改善和人們實際生活的變化。

  庫倫旗的當地居民告訴記者,許多曾經是沙地、荒漠的地方,現在已經變成了大片的草地和樹林,沙地逐漸黏土化,土地漸漸肥沃,耕地也得到了很大的恢復。曾經年均收入兩萬元的農民家庭,現在的年收入也已經翻了近十倍。

\

易解放傾盡自己的家財,為荒漠變綠洲貢獻力量

  有一次,易解放到北京出差,和出租車司機聊起自己的植樹造林工程。聽到司機的感嘆,“怪不得現在北京的沙塵暴好多了呢”,易解放感到自己得到了最高的肯定和褒獎,前所未有的成就感油然而生。“我得到過大大小小不少的公益獎項,但那些對我來說不過就是個形式。但是老百姓說我們的植樹造林對他們產生了積極的影響,這輕輕的一句話反而最讓我滿足和高興,勝過任何獎勵。”

  談到“綠色生命”未來的計劃,易解放說,2018年首要任務是完成向社會公眾承諾過的三萬畝植樹計劃。至于更遠的未來,易解放希望能帶動更多年輕人加入植樹造林工程,將“綠色生命”的旗幟生生不息地傳承下去。

  “‘億萬個人億萬棵樹。’我們的口號和信念不會改變。”

\

易解放與NPO綠色生命公益組織的志愿者在楊睿哲紀念碑合影

  為了感謝易解放的貢獻,庫倫旗的百姓在當地為她立了一塊紀念碑,上面刻著的碑文是易解放夫婦寫給兒子楊睿哲的,也是當地居民想要送給易解放的:您,是一棵樹,無論活著,還是倒下,都是有用之材;活著,為阻擋風沙而挺立;倒下,點燃自己給他人以光明和溫暖。

  “等我告別這個世界的時候,我可以毫不慚愧地說,我很自豪。兒子,你在天上也會為媽媽感到欣慰吧?”易解放如是說。

責編:吳全燕
分享:

推薦閱讀

黑龙江快乐十分直播
<optgroup id="imsig"><small id="imsig"></small></optgroup>
<center id="imsig"></center>
<menu id="imsig"><acronym id="imsig"></acronym></menu>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samp id="imsig"></samp>
<center id="imsig"></center>
<optgroup id="imsig"><small id="imsig"></small></optgroup>
<center id="imsig"></center>
<menu id="imsig"><acronym id="imsig"></acronym></menu>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samp id="imsig"></samp>
<center id="imsig"></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