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msig"><small id="imsig"></small></optgroup>
<center id="imsig"></center>
<menu id="imsig"><acronym id="imsig"></acronym></menu>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samp id="imsig"></samp>
<center id="imsig"></center>

王龍璽:為道尋常

王龍璽 瑪麗斯特普中國代表處教育項目主管

  過去兩年,因在《我是演說家》《演說家》等語言競技類綜藝節目中發表以性為主題的演講,王龍璽進入公眾的視線。然而在他看來,公開談論性,稱不上什么“直接、大膽、前衛”之舉,目的只不過是告訴公眾,性就是一直伴隨在我們生命過程中的常態與常識,應尋常待之。性教育也并非單純性行為的教育,還包括性別教育,親密關系處理,同性或者異性的戀愛選擇,甚至失戀了怎么面對等。

  逆流而行

  “我也覺得惡心”,19年前,初中二年級學生王龍璽用“謊言”掩蓋了自己對性知識的好奇。

  王龍璽出生于甘肅蘭州,在對于性“難以啟齒”的保守環境中,迎來了自己的青春期。第一次直面性的存在,是因為學校的自行車棚里,舉辦了一個性病傳播知識的展覽。

  展覽辦得不算成功,“好多人低著頭就走過去了”。但對同學表示“同樣不感興趣”的王龍璽,其實“偷偷”看了。

  “我也跟著人流往前走。但走完我又逆流而行,折回去了。”王龍璽回憶,像每個青春期的男孩一樣,初中的他對性知識有著自然的興趣,卻只能偷偷摸摸在“異樣的目光”中,從新華書店買來一本《青春期生理衛生指南》。

  2006年,作為中國海洋大學環境工程專業的新生,王龍璽從家鄉來到青島,懷抱著“想做點好事”的單純愿望加入了“愛心社”。

  “‘愛心社’有好多個部門,排在宣傳單最后面是一個叫同伴教育的,底下寫了一句話:‘大學生性健康,艾滋病預防’,我當時特別激動,第一個想法就是大學果然了不起,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可以做。”一連串的偶然讓王龍璽從“談性色變”的環境找到了出口,也開啟了他與瑪麗斯特普的緣分。

  

瑪麗斯特普國際(Marie Stopes International,MSI)是以瑪麗·斯特普博士命名的全球生殖健康領域著名的社會企業。

  瑪麗斯特普國際組織(MSI)總部位于英國,其中國代表處正式成立于2000年,致力于向基層群眾提供優質的性與生殖健康宣傳教育與服務,王龍璽參加的“同伴教育”就是由瑪麗斯特普青島辦公室參與支持的。在那里,王龍璽第一次參與了關于性健康的開放式討論。

  “青春期男孩靠著色情制品了解男女奧秘,未成年女孩因為不了解避孕常識校園產子,女大學生因為多次流產被切除子宮……”4年志愿者經歷,王龍璽接觸到了各種觸目驚心的案例,也從單純的“有熱情”,漸漸認識到性教育缺位是必須改善的社會問題。2010年,瑪麗斯特普北京辦公室有一個職位空缺,有志于參與改變性教育現狀的王龍璽毫不猶豫地遞交了申請書,成為一名專職的“公益人”。

  而瑪麗斯特普中國在本土化的過程中也發現,單純宣講科普并不能對實際行為造成根本性改變。2011年,瑪麗斯特普中國將工作方向從避孕和防治艾滋病轉向全面性教育,自此也開啟了王龍璽的“性教育”之路。

  

王龍璽(右二)與瑪麗斯特普中國的小伙伴們

  達到及格線

  從配合組織活動、負責零散宣傳工作,到參與研發性教育教材、組織中小學定點培訓、通過電視節目宣講性教育理念,8年時間,王龍璽為國家衛計委、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中國人口福利基金會等政府、企業、社會組織及青少年群體開展上百次培訓,成長為瑪麗斯特普中國代表處教育項目主管。

  在王龍璽看來,8年時間,中國人的觀念已經有所轉變。“很多人已經開始呼吁性教育了,但這些呼聲聽起來像是,性教育是用來防止負面問題發生的。”

  2011年,王龍璽在印度尼西亞參加亞太生殖健康會議時,曾聽《奇葩說》視障選手蔡聰講過一個故事:一名坐輪椅的殘疾女孩整個青春期只穿一種運動鞋,原因并非家庭條件不好,而是家長忽略了殘疾女孩的個人需求,直到學會了網購,女孩才買到了自己喜歡的衣服和鞋子。

  這個故事令王龍璽動容。“在我們的觀念里,殘障人士、老年人、嬰幼兒等群體幾乎就是無性體,這背后便是性教育的缺失。”王龍璽告訴《中國慈善家》,大部分人對于“性”的理解還簡單停留在健康成年人之間的互動行為,但“性教育”是廣義的,無論老幼,性別,健康與否,它貫穿了每個人的一生,甚至包括父母對嬰兒的肌膚觸摸、性別的平等尊重、怎么看待青春期生理變化等。

  近幾年多起性侵兒童事件被媒體追蹤報道,不少社會組織開始著手防性侵教育,在王龍璽看來,這些課程雖然有非常顯著的成果,但也或多或少產生了一些負面影響。

  “有一些上完課的孩子你去問他,看到‘性’會想到什么,基本全是負面詞匯。”王龍璽表示,這值得警惕,“更好的性教育,不僅是教會女孩如何說不,還要教會每個人怎樣去跟喜歡或欣賞的人表達、溝通、協商。”

  再比如,對于大學生同居、早戀等常被批判的社會現象,王龍璽則認為,與性及性別相處的每一個階段的經驗,都是為了給生命帶來積極的能力,只要通過好的引導,就可以為生命帶來正向價值。

  

瑪麗斯特普中國與廣東省綠芽鄉村婦女發展基金會共同開發了一套免費公開課程叫 “開得了口——影響孩子一生的性教育” ,王龍璽和蔡聰作為講師講授。

  基于這些理念,2015年,由瑪麗斯特普中國、廣東省綠芽鄉村婦女發展基金會、不羞學堂和愛成長綜合性教育課堂四家性教育專業機構聯合發起的技術支持平臺“你我伙伴”正式上線。幾家機構的工作人員共同研發的一套覆蓋不同年齡段的性教育教材課程體系,在這個平臺上免費向公眾開放。

  “將基礎性教育規模化與打造系統的公共產品,是我們現在的主要工作和目標。”這套課程的制作除了參考國內和國際通行的性教育指導綱要外,還邀請目標人員參與探討,并經過了心理學、性醫學等行業專家的評估,王龍璽對之懷有非常大的期待。他希望這套教材不僅能給老師與學生看,也能給其他社會組織一點啟發。

  接下來,瑪麗斯特普中國計劃在今年5月和北京大學全球衛生學系展開合作,通過RCT(隨機對照試驗)獲取完整的證據鏈以了解課程的有效性。王龍璽表示,他和整個團隊的目標是到2020年,課程應用能夠有一個數量級的突破,“達到100萬左右”。

  除此之外,瑪麗斯特普中國還在青島、南京和西安分別建立了針對青少年服務的實體診所——你我健康服務中心。這些診所既是當地注冊的醫療機構,也是慈善組織,除了提供類似于艾滋病篩查等性醫療服務,還提供免費的性教育與咨詢。未來,瑪麗斯特普希望在其他城市開放注冊的情況下,能夠推廣這種服務的理念與模式。

  “其實性教育公認的最好的方式,就是納入到國家的教育體系。”雖然依照現狀,“性教育”恐怕還要遠遠排在教育公平等議題之后,但王龍璽已然開始思考人才培養機制的問題,“長遠來看,性學和性教育的發展很難依靠一群非科班出身的人支撐起來,需要建設學科、發展理論。”

  至于自己和瑪麗斯特普中國團隊所做的努力,王龍璽用了“歷史使命”四個字來概括:讓大部分青少年對“性”的了解能達到60分。

責編:劉洋公益
分享:

推薦閱讀

黑龙江快乐十分直播
<optgroup id="imsig"><small id="imsig"></small></optgroup>
<center id="imsig"></center>
<menu id="imsig"><acronym id="imsig"></acronym></menu>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samp id="imsig"></samp>
<center id="imsig"></center>
<optgroup id="imsig"><small id="imsig"></small></optgroup>
<center id="imsig"></center>
<menu id="imsig"><acronym id="imsig"></acronym></menu>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samp id="imsig"></samp>
<center id="imsig"></center>
江苏11选5实时开奖查询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i 北京Pk赛车在线预测 玩彩神8输了三十万 网赌pt电子游戏真相 谁有大量微信群卖 七星彩最大奖7000万 梭哈高手 山西十一选五计划 贵州!体育彩票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