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msig"><small id="imsig"></small></optgroup>
<center id="imsig"></center>
<menu id="imsig"><acronym id="imsig"></acronym></menu>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samp id="imsig"></samp>
<center id="imsig"></center>

阿里集全生態力量助脫貧

2018-10-17 16:42 人民網

  原標題:半年派出上千名“泥腿子”下鄉??阿里集全生態力量助脫貧

  “小伙子從外地來啊,要不要給你介紹下我們這里?”

  “開玩笑啰大哥,我比你熟的多,哪個路口有個什么店,甚至冰箱有什么飲料我都知道。”

  貴州六盤水的出租車上,司機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吉凱敏搭著話。從司機的表情上看得出,吉凱敏的回復他并不相信,甚至不屑。

  不過,他確實誤會了吉凱敏。

  今天,是第5個國家扶貧日,也是第26個國際消除貧困日,在吉凱敏的日歷里,這是他來貴州六盤水的第3年零9天。

  2014年開始,阿里巴巴開始摸索用互聯網助力農村的可行模式。此后,大批阿里巴巴小二從城市走向農村,以農村為家,成了扎根在農村的“泥腿子”。

  去年12月1日,阿里巴巴宣布將在未來五年,投入100億元參與脫貧攻堅,并把脫貧確立為阿里巴巴的戰略性業務。

2017年12月1日,阿里巴巴脫貧基金成立,計劃5年投入100億脫貧攻堅(圖片來源:阿里巴巴)

  半年時間,阿里巴巴派出了超過1000名員工投入脫貧業務。這些年輕人身后,還有數萬名小二在通力協作。雖然背景各不相同,但是小二們身上背的,卻是將脫貧與業務結合、用生態助力脫貧的共同使命。

  年農產品上行總量超千億,全渠道助力電商脫貧

  2015年10月8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云對全體員工發出公開信,宣布把農村作為公司未來十年的三大戰略之一,要利用互聯網無線技術、數字技術賦能鄉村。

  也是在這一天,杭州小伙吉凱敏來到了六盤水,成了第一批來這里做農村淘寶的村小二,轉型成為一名“泥腿子”。此后,在這里,他一呆就是3年多。

  吉凱敏生于杭州、長于杭州,這是他第一次長時間離開家。

  六盤水位于國家規劃的14個集中連片特困區域中的滇黔桂片區,全市4個縣區中有3個是國家級扶貧開發重點縣,其中,吉凱敏負責的水城縣更是深度貧困縣。

  奔波在農村3年下來,這個曾經皮膚白皙的江南書生已經成功把自己變成了一個皮膚古銅色的糙漢子。

  也恰是在這3年多的時間里,吉凱敏和同事們在全國已經建起了31500個村級服務站,1007個縣級服務站。從浙江到貴州再到中西部,吉凱敏和同事們的足跡遍布了全國29個省、市自治區。

村淘點開張,后排左4為吉凱敏(圖片來源:阿里巴巴)

  一個個服務站不是孤立的存在,基于菜鳥網絡的設計,這些植根在村里的服務站成了一個個的商品和信息的流轉樞紐,串連著城鎮到鄉村的最后一公里,打通了城市工業品到農村的下行通路,也鋪就了一條鄉村土貨進城的路。

  數據顯示,通過菜鳥縣、鄉、村三級物流體系,日均到村包裹60余萬單,預計到2018年年底將突破100萬單。3萬多個服務站累計帶動了包括“村小二”、“淘幫手”返鄉創業群體在內的6萬余名青年就業。

  村淘之后,為了助力農產品上行,阿里巴巴陸續推出淘香甜、興農扶貧多個舉措。一方面,引入技術推動農產品標準化、規模化生產,另一方面全面打通阿里巴巴旗下淘寶、菜鳥、天貓、盒馬、大潤發、銀泰等線上線下渠道,搭建優質農產品的全渠道產業鏈。

  2017年,阿里巴巴電商全渠道農產品上行超1000億元。僅今年上半年,國家級貧困縣在阿里巴巴平臺網絡銷售額超過260億元,其中,53個貧困縣網絡銷售額超過1億元。

  扶貧先扶志,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跟吉凱敏不同,王開北是阿里巴巴在農村的另一類“泥腿子”。

  初中以前,王開北的家里經常新米未收就已斷糧,摻著紅薯煮的粥的味道和當時等待秋收的心情他至今都記得,這也是讓他下決心回去的原因。

  2017年年底,已經在北京做到電商總監的王開北回到了老家——黔南布依族自治州,成為了淘寶大學獨山基地的一名培訓小二。他的任務,是把電商培訓帶到當地,幫助村里的年輕人通過電商創業。

  獨山縣地勢狹長,被稱為貴州的南大門。從村子到縣城,遠的地方要趕2、3個小時的路,甚至還要坐火車。加上不了解電商,招生就成了首要難題。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2018年春節剛過,王開北聯合了3個講師,把課程直接開到60多個村子的廣場空地上。原來村民趕大集、看露天電影的地方都是王開北和講師們的課堂。

淘寶大學在獨山縣江寨社區培訓現場(圖片來源:阿里巴巴)

  村廣場之外,王開北還把課程開到了大學城,半年下來,他已經在獨山縣開了20多期培訓班,累計培訓學員超5000人次。

  獨山縣之外,截至目前,淘寶大學已在全國建設培訓基地17個,總培訓人次超3.5萬。

  針對鄉鎮基層管理者,淘寶大學縣長電商研修班已累計培訓縣級領導2900多名,覆蓋28個省(市、區)。此外,在2017年4月到2018年3月,還有823個國家級貧困縣的約21萬名學員,在線學習了2300多門課程。

  脫貧是給人以希望,針對青少年,2015年起,“馬云鄉村教師計劃”正式啟動,該計劃每年將為100名鄉村教師提供總金額為1000萬元的獎金資助和持續三年的專業發展支持。“馬云鄉村校長計劃”和“馬云鄉村師范生計劃”還計劃在10年內投入總量約5億元用于尋找和支持鄉村校長和優秀師范畢業生,為農村培育師資力量,改善鄉村教學條件。

  脫貧成阿里“戰略業務”,半年派出上千名“泥腿子”下鄉

  2017年12月1日,阿里巴巴再次針對農村推出重要行動計劃。宣布將在未來五年,投入100億元脫貧基金參與脫貧攻堅,將脫貧確立為公司戰略性業務,與各個業務深度結合。

  此后,僅在2018年上半年,阿里巴巴就派出了超過1000名員工投入脫貧業務,實地走訪貧困縣超100個。

  1000多名小二不是全部,在他們身后,還有數萬名阿里員工在通力協作。雖然這些年輕人來自阿里巴巴各個不同的業務線,但身上背的,卻是將脫貧與業務結合、用生態力量幫助貧困縣脫貧的共同使命。

  在螞蟻金服,針對貧困地區,截至今年6月,網商銀行已向貧困縣100余萬用戶提供貸款超過380億元。117.8萬建檔立卡貧困戶從“頂梁柱健康扶貧公益保險項目”獲得健康保險保障,該項目獲得公益捐款超過7500萬元。

  為了幫助農業分析,實現農業生產智能化,阿里云“農業大腦”將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應用到農業生產中,通過數字檔案管理全生命周期,及時預測和發布農業病蟲害。以阿里云和成都特驅集團合作為例,通過為每頭小豬建立監測數據,小豬死亡率降低近3%,收益提高近10%。

  在阿里鄉村事業部,小二們通過引入科學的種植方法加上全渠道銷售鏈路打通,在重慶奉節、云南元陽、甘肅禮縣、安徽金寨等全國多個區縣,幫助農戶實現“畝產一千美金”,農產品產值屢創新高。

  基于把脫貧當成戰略性業務的思路,阿里巴巴希望將脫貧與業務發展的深度結合,撬動阿里巴巴經濟體的力量共同參與脫貧攻堅。在投入100億脫貧基金的基礎上,通過生態力量,最終帶來價值1000億乃至10000億的脫貧效應。

責編:劉錚
分享:

推薦閱讀

黑龙江快乐十分直播
<optgroup id="imsig"><small id="imsig"></small></optgroup>
<center id="imsig"></center>
<menu id="imsig"><acronym id="imsig"></acronym></menu>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samp id="imsig"></samp>
<center id="imsig"></center>
<optgroup id="imsig"><small id="imsig"></small></optgroup>
<center id="imsig"></center>
<menu id="imsig"><acronym id="imsig"></acronym></menu>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tt id="imsig"><object id="imsig"></object></tt>
<samp id="imsig"></samp>
<center id="imsig"></center>